網頁

2018年10月30日 星期二

17歲法國越南裔孤兒反同婚:「我們不是你的權利」

17歲法國越南裔孤兒反同婚:「我們不是你的權利」


17歲孤兒伯努瓦(Benoit Talleu)在2013年法國捍衛傳統家庭組織遊行中的公開演講,他的發言具有震撼性,並將同性婚姻的盲點指出,呼籲更多人著眼孩童權益,最後他說:「我們由一男一女所生,也應該由一男一女所撫養。」



Chinese Manif 法國反同性婚姻革命消息

Chinese Manif

法國反同性婚姻革命消息



淚眼戰士(Hommen) | Chinese Manif (真實案例)

淚眼戰士(Hommen) | Chinese Manif
https://chinesemanif.wordpress.com/2014/01/19/hommen-manuel-half/






Standard

1045076_478362082255008_119783007_n

自2013年初反對同性婚姻及領養法例的運動發起以來,一年內法國陸續見證了不同草根運動的掘起。其中一個就是淚眼戰士(Hommen)。Hommen 是男人的意思,他們的標誌是一群壯男戴著流黑淚的白色面具、赤著上身,將維護孩子權益的訊息寫在身上,利用戲劇方式來反對同志家庭領養和人工生產兒童。他們的口號很簡單︰「保護兒童」(Protect kids)!目前這運動已蔓延至其他國家。
說起淚眼戰士,不得不介紹孟半仁(Manuel Half)。Manuel Half 是淚眼戰士一名成員,他是一名由男同志非法人工生殖製造出來的男孩,才十來歲,為了避開同運份子的攻擊和他性情暴躁的同志爸爸,必須使用假名。
Manuel Half 對於他的同志爸爸是用錢來購買他、以及不准他有母親而憤怒。一次他感到完全絕望的時候,嘗試上網尋找其他與他一樣是人工生殖製造出來的同志家庭孩子,從中發現了Hommen 運動,深受吸引,決定要站出來為兒童有爸爸媽媽的基本權益而奮鬥。
Manuel Half 的同志爸爸一次在街上看見淚眼戰士示威反對同性領養,衝著來向他們破口大罵,怎料,竟發現躲在流淚面具背後的,就是自己的兒子!
以下是 Manuel Half 寫給他父親的信,也是他自己的宣言。
tumblr_mvghzvVWRc1sn3s83o1_1280
—————————

淚眼戰士頌

孟半仁(Manuel Half)
翻譯︰ Danny Lo

十月一個黃昏。

你可來了,與我一起在家,我害怕聽見你衝著電腦尖叫,但你就是愛這樣。

還衝著電視機、收音機叫嚷。你老是這樣。

怒火一來,你就性情大變。別人不願聽你就發怒。他們不是人,你說,他們盡是壞人,非要把你的頭按在水裡不可的壞人。

外面熱氣騰騰,裡面悶熱一片。裡裡外外悶熱難當,而這是十月……盛怒之下,你向地上擲東西的聲音,我聽見了。盛怒中,你高聲呼喊,重步走來踱去,抱怨自己命途多舛。

你說那些人盡都是壞人,可他們循規蹈矩。而你,就用自我和種種笑話保護自己,又把笑話變成有毒飛鏢。

我沒問你甚麼,總在那裡準備恭聆教益,但你也只是向我的臉回答。你絮絮不休,罵了又罵,罵他們都是混蛋敗類,就匆匆忙忙回到自己房間。

我受夠了。話說回來,當你改絃易轍,你也給我講講人生有何意義。我會坐下聆聽,而你,聳聳肩膀,一邊揮手舞臂,一邊連珠炮發,打向空中目標。

你尖聲叫嚷,罵那些不給你平等的傢伙,罵他們是壞人,那些說你的愛比不上他們的傢伙,或說你的男友有所欠缺,甚至你說在他們眼中,你的兒子欠缺更多。

一個同性戀父親,人們不能了解,於是你要我直呼你的名字。這樣更為實際,也更有說服力。也許,能叫你一聲爸爸,心底裡我會有不一樣的感覺。

時間已經很晚,應該到此為止,你回房間睡覺去了。

那我接下來該幹些甚麼?我扭開手提收音機,就是我習慣用來掩蓋你叫嚷聲的收音機。

我睡不著,我睡不著。

你又衝著電腦吵吵嚷嚷。我本來已經動了一下滑鼠把自己當作螢幕保護的臉甩開,可就因為你的叫嚷,那張臉又重現眼前。我竭力擺脫這樣處境,全神貫注在網上找到的東西:那個標誌、那些顏色;二十秒、腎上腺素,終於整理好我的紛亂思緒。然後我在房間裡轉來轉去,在那個十月的晚上,在……就這樣,通宵達旦。

我找到全新的名字,屬於一個新世界的人們,還有那些激昂的思想和言辭,一樣簇新。而我,就像發現萬千鈔票從天而降拼命跳呀抓呀,盡情儲存那些言辭。這種追求真知、追求全知的慾望,難以滿足。

那一夜我這樣度過:整晚看著他們───欣賞這些強壯自豪、銳不可當的戰士軍容。他們戴上雪白面具,昂首闊步走在街頭。你們這些戰士,給我從來沒有的意志力。你們是未來的捍衞者,你們明白別人還不理解的道理;你們直探問題根源,試圖堵住有毒泉水。

1002275_475480912543125_796536006_n

其他人為了守護未來,傳播神聖真確話語,你們選擇以攻為守,阻止破壞者繼續傷害社會。由此我加入你們行列,對,我也來。以戰士身份前來,不怕面對受傷的父親。

就在那裡,我果然碰上父親!他還在大聲數說他的罪狀!他呢,個子矮小、說話咬舌,緊緊抓著、靠著那個他幻想成為的男人。

拜你所賜,這滴淚珠來自你的眼睛,來自你,一個軟弱無力的父親,我在面具刻了一滴眼淚,淚水黑色永難磨滅。

你───你的虛構世界牢固建築於一堆謊言上面。你只要撒謊,繼續撒謊,就能向人們展現一個充滿奴隸和奴役的世界,那裡的奴隸還戴著閃閃發光的鐐銬。當然我不是你的戰利品,但又的確只是你的戰利品一個,悉隨尊意拼合或拆散,炫示或隱藏。我來,向你正告此事,向你尖聲吶喊;我來,光著上身,以至理名言為衣,把這些話告訴你,給你迎面一擊,揮拳粉碎惡毒,保衛未來。

但我相信有未來,就是現在。

你支持無母之父的意念,但無母之父根本不能算是父親,而是別的甚麼東西。那個母親呢,據你說不值一提───連想也不要想。你還說別到有父有母的人群中找她,因為有父有母的人日子難過。

你還說我是一個典型,一個範例,足以證明你的生存狀態圓滿而健康;其實這是利用了我的圓滿、健康來換取的。

我是孟半仁,半個人。

生我者同性戀父親,他發怒,他打架,他嘲笑女性的子宮,嘲笑另一個世界裡的另一個母親───在現實生活中,我既無父、亦無母。

我是孟半仁,半個人,由同性戀的父親所生。

我戴著面具,白色代表真理。

我畫上眼淚,黑色代表謊言。

我振臂揮拳,紅色代表痛苦。

945168_485421364882413_84361637_n

我正是衝著你而來,父親,決意阻止你繼續下去。

我來此正是向你吶喊︰我就是填補你空虛的那半個人。

跟我大吵一場吧,父親,吵過你會發現那種你說人家老不願意給你的愛,就能找回那個透過補足女性才能成為男性的男人,以及那透過補足母親才能成為父親的父親。

我發現的正是這樣的新世界,滿溢愛而不必強求,完整圓滿而非殘缺不全。這樣的世界才是真實的世界。

現在站於你面前的正是我,戴了面具但十分真實的我,來此阻止傷害蔓延、謊言散布。你可以碰我。打我一拳擦掉那凝固的眼淚吧;那滴刻印出來的眼淚不能流淌,但會跟你說話。

一個兒子可以從兒子的角度看事物這權利也被剝奪,也不能為自己的權利被人剝奪而高聲呼喊。

我是孟半仁,半個人,由同性戀的父親所生。我永遠不會放棄。

孟半仁


(英文版本︰http://englishmanif.blogspot.hk/2013/11/la-joie-de-vivre-13-manifesto-of-manuel.html)

2018年2月13日 星期二

同志熱線要求刪除愛滋蓄意傳染的刑責 民權團批:只在乎享樂的權利

2018-01-04風向新聞
新聞來源:https://kairos.news/95453




同志熱線昨召開記者會,發表同志人權政策報告書,批政府仍然漠視同志人權。對此,民權團表示,保護弱勢矯枉過正反而傷及全民權利,執政者和社會大眾勿聽信同運言論。(圖片來源:翻攝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臉書)

推廣許多爭議性觀念的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昨(3)日召開記者會發表《2017台灣同志(LGBTI)人權政策檢視報告》大批政府對同志族群保障不夠。不過,社群網路網友卻批同運份子講這麼多反歧視法才是重點,更不重視男同性戀者愛滋氾濫的根本問題。台灣公民權團結組織昨也聲明,報告只在乎同性戀族群享樂的權利,卻忽視真正社會需要的醫療安全與愛滋正確的防治。
同志熱線昨會同立委尤美女、社工學者、行政院性平單位等召開記者會,發佈台灣同志人權政策報告書。報告書批評政府在各項法律上漠視同志族群的權益,如警方執法單位對同性戀者場所的臨檢過度、愛滋保障不足等,要求政府應在未來法律上皆納入反性傾向與性別認同的反歧視條款。不過,要求引來批踢踢網友的不滿開酸
網友批評「什麼時候才要要求愛滋病部分負擔,好的都想要,壞的都想推,這群人的終極目標是要求立委訂定反歧視法…」、「愛自己,愛別人,AIDS說NO,HIV不OK」、「所以台灣同志到底缺少了什麼人權需要被保障?台灣對同志就是太好了才導致同志的愛滋失控,全世界還有那個國家像台灣一樣」。網友言語間透露出,對同志熱線積極推動輕看愛滋打著政治正確形塑霸權的態度表達嚴重不滿。
對此,民權團昨也發出聲明指出,同志熱線的報告中,表達不滿衛福部過往缺乏「去污名、反歧視的愛滋公眾教育」,並主張要刪除《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防治條例》第21條蓄意傳染的刑責。民權團認為此言論避重就輕,骨子裡根本只想維護同性戀族群享樂的權利,卻忽視真正社會需要的醫療安全與愛滋正確的防治。
此外,民權團也認為,同志熱線要求刪除蓄意傳染的刑責,又修改現行行政命令中「危險性行為」定義,認為校園缺乏「同性安全性教育」,這樣作法只會讓愛滋問題變本加厲又殘害國家幼苗。事實上,台灣安全的性行為宣導,早就被有關單位和同運團體簡化為「只要戴保險套,萬事OK」,但真相是同性性行為常常因為包括過嗨、用毒、滑脫等因素,即使戴保險套一樣不安全。
民權團進一步指出,台灣的疾管署自從2012年後就越來越少宣導正確的防疫,防治ABC: A-節制,避免發生性行為(Abstain)、B-忠實單一性伴侶(Be Faithful)、C-全程正確使用保險套(Condom)。相對的,同志熱線等同運團體反倒不斷施壓、誤導,規避男男性行為文化中充斥著毒品濫用、危險群交亂象,並以性平、反歧視等標籤對異己進行鬥爭。
民權團強調,這個社會不是只有少數族群的權益要保障,當矯枉過正、保障過度時,對社會大眾反而會帶來權利侵害,執政當局和社會大眾不應再聽信同運的言論。(李明凱/台北報導)

後同性戀—被同性戀打壓的性小眾

2013年06月20日基督日報香港
新聞來源:http://www.gospelherald.com.hk/news/soc-2136/


儘管康貴華醫生一再澄清,嚴正聲明,但在輿論下更被入罪三分,被描繪為硬逼同性戀者變為異性戀的惡魔。不過他仍堅守原則,不懈幫助同性戀者。(圖:基督日報/陳麗斯)

「後同性戀」(後同, Post Gay)是一個新名詞,是指一班不想再依賴同性戀生活方式、尋求更快樂人生的同性戀者。康醫生相信香港有超過一百多名「後同」,只是相當少的數字,是同性戀社群中的「小眾」,亦最能形容康醫生服侍的對象。
但為什麼呢高呼要社會尊重性小眾的同運人士卻不住打壓這班「性小眾中的性小眾」呢﹖
康醫解釋說:「這班『後同』的確成為部份人的『眼中釘』,因為他們宣傳『不可改變』、『同性戀是天生』,但這班人卻是有所改變,更比前開心了,那就將他們的基本信念搖動。所以你看他們的回應,他們叫後同改名,不尊重他們的存在,否定他們是同性戀者,更令我覺得要保護這班被打壓的後同,維護他們的權利。」
康醫和新造的人協會因幫助「後同」而成為眾矢之的,更慘成被醜化的對象,康醫有什麼感受呢﹖「當然又嬲又唔開心,但社會就係咁。他們說我歧視、病態化他們(同性戀),這絕不成立:他們想變咪變囉!後同他們都唔覺得呢個係病態。他們去平機會投訴時亦舉牌說『不是治療,沒有拗直』,這是他們的心聲,做乜話我孿拗直呢﹖後同都唔承認他們孿拗直,做乜屈他們孿拗直﹖」
他又為後同忿忿不平:「他們為什麼不能尊重這些後同呢﹖同性戀人各有志,是多元的社群。想離開同性戀的人是性少眾當中的性少眾,他們想離開,為什麼不能尊重他們呢﹖如果他們(同運人士)覺得同性戀和異性戀的傾向都等同、都很正常,即飲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都是正常的,他們支持異性戀變同性戀,那為什麼反對同性戀變異性戀﹖其實他們不是變異性戀,而是變雙性戀,都唔得﹖他們(後同)已經是性少眾當中的性少眾,如果真正的多元、包容,無理由要打壓他們吧

因PrEP的推行行之有年,醫療統計數據也慢慢證實有存在其他值得關注的重要問題

2018/02/04蘋果日報
新聞來源: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204/1291853/





愛滋暴露前預防性投藥(PrEP)是指將個案在可能與HIV感染者有體液接觸前,給予藥物來預防被病毒感染的可能,然論者指出,因PrEP的推行行之有年,醫療統計數據也慢慢證實有存在其他值得關注的重要問題。翻攝自Buzz South Africa news


趙國玉/護理教師、鄭威/解剖病理科醫師

愛滋暴露前預防性投藥(Pre-exposure prophylaxis,簡稱PrEP)是指將個案在可能與HIV感染者有體液接觸前,給予藥物來預防被病毒感染的可能。目前醫師常使用的藥物是副方的Truvada,它可以透過達到血液中藥物濃度來有效降低HIV感染的風險。2016年10月開始試辦,補助三分之一的費用並提供國人使用。近年來,美國舊金山因為PrEP的推行,使得HIV感染疫情有趨於平緩的跡象。然而也因為PrEP的推行已經行之有年,醫療統計數據也慢慢證實有存在其他值得關注的重要問題。

首先,在歐美與亞洲皆有傳出個案持續使用愛滋預防性藥物,但依然感染愛滋病的案例。這些案例於發病時抽取的血液,大部分藥物濃度是呈現有預防效果的狀態,然而個案卻因為具有抗藥性的HIV、病毒突變,或合併毒品靜脈注射使用到有病毒的針頭,而感染到HIV。甚至在荷蘭的案例當中,個案感染的病毒是對Truvada有敏感性的,使得臨床醫療人員無法解釋其罹病的原因。使用PrEP後,會使個案的警戒心降低,不但減少保險套的使用(無套性交),也不會想要了解對方是否有HIV帶原,對於自身愛滋檢測的關心程度也大幅降低。

最重要的是,Kijoma等學者統計,男男間性行為者,使用PrEP族群得到淋病的比率,是沒有使用PrEP族群的25.3倍;得到披衣菌的比率高出11.2倍,得到梅毒的比率更高達44.6倍。以歐美國家的衛生統計來看,即便使用PrEP,確實使得HIV疫情趨緩,但藉由體液所傳染的B型肝炎,卻也大幅提升。對於生長於毛髮、皮膚,保險套覆蓋不到,本來防護效果就只有五成的性傳染病,但在PrEP推行後,個案減少或完全不使用保險套後,感染的情況完全失去控制。這些性傳染疾病,會引起骨盆腔發炎、不孕,甚至產生癌症病變,亦嚴重危害生育能力與國民健康。

值得關注的是,部份國家開始對青少年給予PrEP處方,然而,藥物會影響青少年腎臟的功能、骨骼的發育,對於還在成長中的青少年影響深遠。部份學者指出,治療青少年HIV也是使用這些藥物,同樣的也可以拿來預防性用藥。然而,治療實為情非得已之情況,如果青少年即開始投用PrEP藥物,其服藥期更有可能較其他人長,影響層面之廣,還是期望可以思考其執行的可能性。

基於上述理由,即使本身為HIV帶原者的同性戀國人,也不是全部贊成健保補助PrEP經費給國人使用。在執行PrEP藥物支付試辦的當月份,健保局也宣佈928項指示性用藥剔除健保給付,甚至今年開始慢性處方簽即將施行民眾須部份自費負擔。這些反對健保給付PrEP的同性戀者,他們可以是方案的間接受惠者,然而,因為他們了解愛滋藥物的昂貴,健保長期對他們的幫助。他們相信,如果公共資源特別照顧他們,反而對其他有更大需要的弱勢民眾是不公平的。他們的精神讓人欽佩不已。

考量使用PrEP藥物的人們,也是令人尊重的,除了昂貴的自付額以外,還有頭部暈眩、噁心嘔吐的副作用,但是他們願意保全自己身體的健康,思考可以降低受到傷害的方法。對於使用PrEP藥物後,性傳染疾病大幅攀升的現象。大部分的學者皆會建議常規看診時,增加性傳染病的篩檢。然而我們是否可以藉由教育在更前端來著手,如何看待性對於一個人生命的意義與價值。性衝動的滿足,如果不斷的追求,只會需要越來越多的刺激。或許有些較為偏激的民眾會提出一個問題:為什麼要全民買單,讓你玩到爽?然而,這也反應出節制性行為,方是目前國內控制性傳染疾病包含愛滋病最好的方法。

世界首例! 百慕達兩議院通過廢除同性婚姻

2017-12-18風向新聞
新聞來源:https://kairos.news/93798









英國自治領地百慕達(Bermuda)參議院週三(13日)投票通過廢除同性婚姻。如果這項措施成為法律,百慕達將成為全世界第一個通過同姓婚姻20個月後再廢除的國家。
根據英國《衛報》報導,上週五(8日)眾議院以24票贊成對10票反對,通過了「國內同性伴侶法」決議,意即同性雙方在法律上為民事結合而非婚姻關係。週三參議院舉行二次投票,以8票贊成對3票反對,批准了該決議。現在只要等現任總督蘭金(John Rankin)簽署法案後就可生效。
去年5月,百慕達針對同性婚姻合法化舉辦過無約束力公投,結果超過60%民眾反對同婚合法。儘管如此,最高法院大法官西蒙斯(Charles-Etta Simmons)仍在6月宣判通過同性婚姻,此舉當時造成社會嚴重對立,許多選民感到不滿。
不過今年在進步工黨(Progressive Labor Party)上台執政後,眾多保守立場的議員醞釀修改聲浪,同性婚姻在合法20個月後罕見「逆轉」遭到推翻。
根據當地媒體《皇家公報》報導,提出該法案的內政部長布朗(Walton Brown)表示,新法案保障同性伴侶的合法權利(但與異性伴侶權利仍有些微差別),但同時也保留婚姻原始定義。他也向高等法院求證,過去結婚的同性伴侶將不溯及既往。
法案通過後,遭到支持LGBT的議員以「平等不被歧視」理由捍衛同性結婚權利。根據LGBT組織HRC說法,百慕達撤除同性婚姻除了冒犯人類尊嚴外,旅遊局執行長達拉斯(Kevin Dallas)也警告,不友善的法律恐影響百慕達國際名譽,間接流失可觀的旅遊收入。
不過,仍有多數支持法案的官員們認為,這項法案做出妥協,但給予不想撕裂社會的中間選民一個平衡的方案。而參議員凱撒(Crystal Casesar)則指出,該法案正是展現全民的意志,「去年公投我們看到有超過一半的選民並不支持同性婚姻,他們沒有準備好要接受它」。
對於此結果,皮尤研究中心研究員馬西(David Masci)和西弗(Drew DeSilver)並不感到意外。「只有在同性戀觀點接受度高的國家,推行同性婚姻才會相得益彰」。雖然外界以為同性婚姻是個趨勢,但它其實只有在歐美國家盛行,全球只有26個國家合法化,還不算是得到廣泛地支持。(謝婷婷/綜合外電報導)

法院作出裁決:州政府不能強迫蛋糕師傅製作同婚蛋糕,否則將成為「暴政的象徵」。

Feb 05, 2018KernGoldenEmpire




Judge rules in favor of Tastries owner in discrimination case



BAKERSFIELD, Calif. - A Kern County judge ruled in favor of Cathy Miller, owner of Tastries Bakery, Monday in an ongoing dispute over refusing to bake a cake for a same-sex couple.
The court ruled the state could not force Miller to bake a cake that would directly go against her beliefs.
One of the factors in the case, the judge ruled, was that the cake had not been baked for the couple and was not on sale.
If Miller had refused to sell the couple a cake on display then the act would be discriminatory.
The judge stated an order from the state to compel someone to directly go against their beliefs would be "the stuff of tyranny."
Judge David Lampe also stated in the eight-page ruling: "For this court to force such compliance would do violence to the essentials of Free Speech guaranteed under the First Amendment."
The couple suing Miller, Eileen and Mireya Rodriguez-Del Rio, said Monday night they would release a statement at a later time.
In a statement to 17 News, an attorney for the couple said the judge's ruling was "not a total surprise."
"This is only the beginning. It is just one battle in the war against discrimination," the attorney said.
Tastries owner, Cathy Miller, was surprised at how quickly the ruling came following arguments presented in court on Friday.
"When our attorney called this evening we were shocked. Of course we had hope that it would come in our favor, but we knew the Lord was in control of this and we did what we were called to do," Miller told 17's Mary Kate Paquette Monday night. 
"Our bakery and our family feel very blessed that the judge ruled in our favor. Not to say that we want to be discriminatory, but we do need to stand up for our religious freedom and for our freedom of speech."
Miller, will hold a press conference Tuesday morning answering questions about the ruling.

不接同婚訂單要被告、作了要被退,這不是同運霸權,什麼才是?

05/19/2015HuffPost
新聞來源:https://www.huffingtonpost.com/2015/05/19/lesbian-wedding-rings-jewelry-store-_n_7307780.html

Canadian Jewelry Store Displays Anti-Gay Marriage Sign After Selling Lesbian Brides-To-Be An Engagement Ring






A pair of lesbian brides-to-be were shocked to discover that the owner of a jewelry store displayed a sign opposing same-sex marriage — just months after agreeing to design an engagement ring for them.
Pam Renouf and Nicole White of Newfoundland, Canada said they’d turned to Today’s Jewellers in St. John’s, which offers custom-made engagement rings, because of their “good customer services [and] good prices,” CBC News is reporting.
Shortly after the couple ordered the ring, a friend of theirs dropped by the store and noticed that the shopkeepers had displayed a sign in the window which read: “The sanctity of marriage is under attack. Let’s keep marriage between a man and a woman.”
The friend snapped a photo for Renouf and White, who said they were shocked and upset by the move.
The sign had not been on display during the couple’s previous visits to the store, The Telegram noted. The custom ring had been intended for White, as Renouf would like to return the initial proposal.
“If I had to know those posters were there beforehand, I wouldn’t give them business,” White told The Telegram. “I don’t know your personal beliefs; you don’t know my personal beliefs. You know that we’re a same-sex couple, but that’s fine. Keep it business.”
Today’s Jewellers co-owner Esau Jardon did not deny displaying the sign and stressed that he would not discriminate against a same-sex couple, but told the CBC, “Nothing in that shop or in these posters is against the law... There’s nothing there that means to discriminate or to hate anybody else.”
Jardon, who said his shop has displayed other religious-themed signs, then added:
When I walk on Church Street in Toronto, where I am right now, and I see [rainbow flags], and I see a lot of signs and a lot of things on public property, I don’t have a problem with them. I accept it. I chose to come to Canada...and we accept the whole package...I don’t discriminate against that, nor do I come and tell them to take them down. For the same reason, I ask to have the same respect in return, especially when it’s in my own business.
Jardon did not discriminate or refuse service to the couple, and as a business co-owner, he has the right to display signage that promotes his personal values as he sees fit. But customers are also entitled to decline service from businesses that actively promote values that are hostile to their own. Renouf and White, however, weren’t given the opportunity to make that call for themselves.
The couple, who plan to marry in August 2016, said they are hoping to get a refund on the as-yet-unfinished ring, even though shop employees said that refunds are not normally issued.
“The ring symbolizes love, and just knowing that that’s the sign that they have up there — every time I look at my ring, yes, I’ll think of us, clearly, but also everything we went through,” White told The Telegram. “So I don’t want my ring from there anymore.”
UPDATE May 19: Jardon has agreed to refund the couple’s deposit, the CBC is reporting.
“We found the poster disrespectful and inappropriate in his place of business therefore we decided not to support his business,” White, who said she and Renouf had no hard feelings toward Jardon, wrote in a Facebook post. “We will go some place else to get my dream engagement ring made.”

從「跑趴」到放寬男同捐血 民團:愛滋疫情雪上加霜

2018-02-07風向新聞
新聞來源:
https://kairos.news/98383








衛福部研議接受專家建議,將男男間性行為者從現行永久無法捐血,放寬成5年內有相關經驗「暫緩捐血」。包括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沒有愛滋的地球、民權團等多個民間團體昨(6)日上午前往疾管署前抗議,高喊口號「還我乾淨血庫,維護用血安全」、「拒絕愛滋血,無關歧視」等,質疑政策錯誤。現場的紅傘,用來比喻愛滋保護傘不該因錯誤政策出現漏洞。
民權團表示,疾管署繼先前愛滋防疫大亂套,推出文宣品「跑趴三部曲」變相鼓勵吸毒後,近期研擬有條件開放男男性行為者捐血,且最快今年5月就要實施。根據台灣愛滋病通報新增統計中,因男男性行為感染高達八成五以上,已是不爭事實,而染愛滋血液的篩檢都有空窗期,疾管署在沒有配套、沒有保證的情況下,竟要貿然實施政策,如何讓國人安心?
民權團指出,台灣的人口只有日本的1/5,愛滋病盛行率竟然是日本的10倍之多!推這種政策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嗎?若一意孤行,對國人用血安全將帶來的危害,後果也難以想像,疾管署應該清楚說明,而非逃避。
現場一位陳抗民眾說得很直白,政府如何為人民把關?怎麼讓人民安心?這種政策只會產生鼓勵男同性戀者捐血效應,「5年內沒有男性間性行為,你政府要如何確認?如果是刻意透過驗血傳播,政府有任何防範措施嗎?最新式篩檢NAT這麼神?毫無漏洞?」讓疾管署無言以對。
抗議行動後不久,疾管署立即發出新聞稿,表示政府不可能開放愛滋感染者捐血,但這樣的回應卻只是在打迷糊仗,因為民團抗議的根本不是「政府要開放愛滋感染者捐血」,而是抗議「為何要開放愛滋病高風險群捐血」,是要讓居高不下的愛滋疫情雪上加霜嗎?
此外,疾管署副署長莊人祥舉其他國家為例,表示永久禁止改為五年的規定比鄰近國家日本、韓國、香港、澳洲等國更嚴格,但新聞稿卻無視台灣愛滋感染率節節上升高居亞洲四小龍之冠,和日本、中國大陸這些國家更不能比,台灣防治不力已是眾人皆知。
疾管署新聞稿表示,開放男男間性行為者捐血,更能讓他們「在捐血面談時願意坦承在限制期間內有過性行為」,反而有助於確保血品安全。民團回應,疾管署在玩腦筋急轉彎嗎?為了要讓男男性行為者捐血,找不到任何好處,竟然擠出一個「開放捐血就是為了讓他們誠實說出來而不能捐血?」此思考邏輯如何讓國人安心?
(畢翠絲/綜合報導)

危險情人節! 愛滋感染者每年5月最多

2017-02-09風向新聞
新聞來源
https://kairos.news/62786

國人平均1天有1人感染愛滋,愛滋感染通報者人數在每年5月最多,此為示意圖。(圖片來源:123RF)
下週二(14)日是情人節,浪漫的同時,有人付上嚴重的代價。北市聯醫昆明防治中心分析民國101至105年愛滋、梅毒匿名篩檢數據,平均1天有1人感染愛滋,而愛滋感染通報者人數在每年5月最多,愛滋病防治組愛滋個管師黃鈺雯指出,發生危險性行為後的3個月是空窗期,推測患者多是因情人節、年假期間發生性行為時沒有做好防護。
截至105年底,新北市愛滋感染人數7,666人,深入分析發現,15-34歲高達7成,且9成以上均因不安全性行為感染。依據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資料,至105年底,本國籍愛滋感染人數為33,428人,新北市除了佔全國百分之23的比例以外,再深入分析,年齡層15-34歲的感染人數達7成最多,且該年齡層每年新增感染人數從民國95年的276人增至105年的405人,成長近1.5倍,9成以上均因不安全性行為感染。
疾病管制科長許玉芬提醒,萬一有不安全性行為,可於3個月後接受衛生局設點的免費匿名篩檢。若為陽性,衛生局亦有個案管理師陪伴就醫確診並提供相關後續服務。許玉芬表示,衛生局兼顧個人隱私及可近性,結合29區衛生所、合約醫療院所與檢驗所及健身場域等,提供超過55個免費的匿名愛滋篩檢諮詢服務,另為縮減等待結果的時間,也有指尖採血的快速篩檢服務,15-20分鐘即可得到結果。
疾管署表示,本國籍愛滋病毒感染者去年新增通報2,400人,以男性為主(97%),年齡中位數為28歲,由此可知,年輕族群還是愛滋感染的主要族群。(畢翠絲/綜合報導)

正視跨性別者,勿把精神病正常化!


發佈日期:2017年8月1日




這16分鐘的影片,詳細分析了跨性別在社會上的瘋狂現象,並指出不但大部份在兒童時期有性別焦躁症(或性別混亂)的人,在長大後問題會自動消失,而且也有研究證實,這問題是有藥物可以有效控制的,不過是主流的傳媒(甚至是醫學界)刻意忽略而已! 正確處理跨性別的問題,並不是縱容,把其正常化,甚至對病者造成無可挽回的創傷,而是應把這問題確認為一種疾病去治療。 原片的連結(沒有中文字幕):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DAU3...

2018年2月5日 星期一

同性戀常見問題解答 FAQs-袁幼軒

網站來源:http://www.yuanyouxuan.com/faqs/


同性戀是我選擇的嗎?

我經常聽見人說 “他/她選擇了同性戀的生活方式.” 這樣的說法對於某些人來說是一種侮辱. 根據我個人的經驗, 同性戀不是一種選擇.
當我首次注意到我對男性有吸引力和誘惑時, 我年僅九歲. 這絕不是我刻意去選擇這種吸引力, 可是, 那些感覺就已經存在了. 這些年來, 我還不曾遇見過任何一個同性戀自稱是選擇去擁有這些同性戀的情感.
當然, 我们或許可以 “選擇” 去如何處理這些感情, 但是, 要請大家瞭解到, 當你說同性戀是一種選擇時, 這種言論是非常傷人的. “性慾習性” 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題目, 恣意讓人覺得我們基督徒認為擁有同性戀的情感是来自個人的選擇, 那這種想法會讓人覺得我們基督徒是十分麻木無情的
然而, 雖說同性戀不是一個選擇, 並不表示同性戀就是與生俱來的. 許多人相信我們必須從以上這二種可能原因中去選擇其中之一, 但這是個錯誤的邏輯. (請參見第四題: “同性戀是天生的嗎?”)

同性戀能被改變嗎?

我的確相信同性戀是能被改變的. 但是, 我所謂的改變在定義上, 與一般人的想法有相當的出入.
首先, 若人活在基督裏, 那這人決不會不被改變的.” 若有人在基督裏, 他就是新造的人, 舊事已過, 一切都變成新” (哥林多後書5:17). 然而, 對大部份人說, 這樣的改變, 並不是就把人從同性戀改造成異性戀. 當然, 這并非不可能, 因為神是無所不為的. 只不過一般而言, 這樣的例子比較鮮見.
那麼, 這變化是什麼呢?
對許多人來說, 這種改變必然是讓人從此不再有同性戀的傾向, 取而代之的成為異性戀的性傾向. 試想, 這與其他的改變一致嗎? 舉個 “驕傲” 的例子來說, 假若有人一向驕傲狂妄, 一夕之間脫胎換骨, 變得非常喜樂且謙卑. 這樣的光景持續了好些年. 但跟他談起這樣的轉變時, 他大概會告訴你, 他其實每天或每周總要不時地要對他的驕傲作戰.
我們會因此說他並沒有改變嗎? 我希望不會. 因為, 他真的巳經改變了.
我相信, 改變並非是沒有掙扎和沒有誘惑, 而是我們能在掙扎時能有選擇成為聖潔的自由. 因此, 這問題最大的癥結不在於我們的感覺與掙扎, 最終的目標是我們因心中渴求神, 所以能全心全意地擺上自巳的一切,和完完全全的順服.

異性戀? 同性戀聖潔性戀

我經常會被問 “你曾經是個同性戀, 怎麼能又不是了呢?” 或是問 “那麼, 你現在是異性戀囉?”
有些人認為我的信息是要將同性戀者轉成異性戀, 因為 “既然神不寬宥同性之間的性關係, 那麼目標就必然是異性戀.” 不過, 我並不認為成為異性戀應該是最終的目標.
在教會裡有一種錯誤的觀念, 認為異性戀才是正常的, 因為 “這豈不是神所旨示的嗎?” 但是, 異性戀是個太廣氾名詞, 它包括了姦淫, 亂倫與色情. 並且, 聖經裏譴責異性戀所犯罪的次数比谴責同性戀犯罪的次數更高.
對於所有基督徒而言, 所要追求的, 既非同性戀也不是異性戀, 而是聖潔的性戀.
所謂聖潔的性戀, 意味著以下兩種情況. 第一種情況是在婚姻裡. 若是一個男人結婚了, 就應當全心全意地對妻子忠誠~他的愛慕與慾望都必須只給他的妻子. 若是一個女人結婚了, 就應當全心全意地對丈夫忠誠~她的愛慕與慾望都必須只給他的丈夫.
第二種情況是單身, 單身的人守貞, 完全忠誠地信靠神. 聖經對於此有著清楚的教導, 守貞和禁慾並非是神對祂的子民不公平或不合理的要求. 單身並非是一種咒詛. 單身更不是一個重擔.
然而, 聖潔的性戀並非意味著我就從此不再有性方面的感受與吸引, 也不是就此抹煞我的性慾. 神創造我們成為一個有性慾的受造物, 對親密關係有自然的需求. 神造每個人都有這種與同性者有親密關係的需要, 但是沒有發生性行為的關係, 這是非常荣耀神的. 但由於原罪的影響, 這些正常的情感及需求被扭曲了. 我相信同性戀以及其他的罪, 諸如: 忌妒, 驕傲和暴飲暴食, 都是起因於 “人用不正當的方法去滿足人正當的需求.”
因此, 我既不會說我是個同性戀, 也不會說我是異性戀. 這或許讓人覺得難以置信. 有些人會說 “你得必須是其中一種吧!” 但是我相信我們需有一個思想範疇的轉變 (Paradigm Shift).” 我們總想把所有人依照性別, 種族, 職業, 婚姻狀態, 薪水收入等等去分類, 現在還要再加上另外一類, 就是 “性傾向.” 這樣做的結果只會更造成互相彼此排斥與分離.
當我在閱讀聖經的時候, 我發現耶穌呼召我們團結合一. 但是我們在哪裡團結合一呢? 非常簡單, 就是要在基督裏團結合一. 我的身分, 不再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 我的身分是我是這話生生的神的孩子, 完完全全活在耶穌基督裏.
因此我既非是一個男同性戀的基督徒, 也不是一個異性戀的基督徒. 因為我不願意只認為自己是一個中國人的基督徒或者稱自已是一個男性基督徒. 我只認為我是一個基督徒. 這是我最主要的身分.

同性戀是天生的嗎?

如果, 你在街頭做隨機問卷, “同性戀是否與生俱來的?” 絕大多數的人會告訴你,這是一個經過證明的事實. 然而, 當查考一些文獻後, 卻發現不盡然.
美國心理學學會 (APA) 聲明: “科學家們對於導致一個人會變成異性戀, 雙性戀, 或男/女同性戀並沒有一致的結論. 雖然己有許多透過遺傳基因, 荷爾蒙, 發育過程, 社會與文化背景的影響來調查一個人性傾向的研究. 但都無法讓科學家確切的下結論說性傾向是由任何特定的因素所造成的. 大多數學者認為先天與教養兩者息息相關, 並二者同時扮演著複雜的角色.” 先天本質包含了遺傳性, 荷爾蒙和生理等影響, 通常發生在生前. 後天則是包括心理, 社會, 文化與發展上等發生在出生後的環境因素影響.
美國小兒科醫學會 (AAP) 聲明: “性傾向可能不是由任何單一因素所決定, 而是由遺傳, 荷爾蒙, 與環境的綜合因素所致.” 有些心理學家將出生前菏爾蒙因素的影響歸類在環境因素下. 不過, 環境因素同時也包含了社會與文化等後天影響.
美國男/女同性戀精神病醫術協會在他們的網站上聲明: “沒有人知道甚麼導致異性戀, 同性戀與雙性戀.” 他們也如此寫道: “目前又再度產生了一股熱潮去探討造成同性戀的生理起源和因素. 然而, 時至今日, 尚無任何可重複的科學研究去支持同性戀是由某種特殊的生理因素所造成.
艾倫 桑德斯 (Alan Sanders) 博士目前於伊利諾州埃文斯頓的西北大學健康研究院主持一項由聯邦經費支持, 取件於一千對同性戀兄弟所做的研究. 這個研究被引用在
MSNBC 的一篇文章中. 文章中寫道: “性傾向極有可能是由數個遺傳基因與非遺傳基因互相影響所造成的. 非遺傳基因包括心理與社會影響.” 換而言之, 很有可能是遺傳性 (先天) 與非遺傳性 (後天, 包括心理與社會影響) 兩者互相影響而造成一個人的性傾向.
基音 羅賓遜 (Gene Robinson) 博士目前是依利諾大學香檳分校神經科學系系主任. 紐約時報 (The New York Times) 曾引用他的研究: “儘管人們喜歡站在先天派與後天派的旗下, 遺傳基因在腦部的功用反應出遺傳與環境的相互作用.” 換句話說, 先天與後天都有影響力. 
如果任何一個人說同性戀的形成俱有一種生理性因素, 這也並不等同於說同性戀是與生俱來的. 從以上的節錄, 我們可以看到許多因素, 觀點, 及相互闗係存在, 包括生理與環境, 先天與後天, 生前與生後, 等等因素的影響, 這更說明了 “性理論/性學說” 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標題.
現在, 讓我們來觀察一下什麼是這個問題的核心: 有些人宣稱同性戀是天生的, 他們認為道德上的放縱是無罪的. 理由是 “既然我是天生的同性戀, 那就不是我的錯.” 然而, 從我有記憶以來, 我有許多內心的衝動都不是出於選擇或自己要求來的 (譬如: 自私, 嫉妒, 驕傲等等). 即使這樣, 這也不能成為道德放縱的藉口. 這些道德放縱的行為不能因此變成無罪的,或變成可以被接納的.
相對而言, 許多保守派拒絕接受同性戀有可能是與生理因素造成的, 那就似乎等於承認 “神造人為同性戀.” 為什麼有這樣的想法呢? 這是一個對於人性, 罪性及其從傳承自亞當~原罪的起源的誤解.
我相信任何人都可能具有與生俱來的同性戀的習性與傾向, 這和造成別種的罪沒有不一樣, 因為人犯罪, 很多可能會受到生理方面的影響.
紐約時報 (The New York Times). 裏說道: “遺傳基因佔非常重要的因素是否一個人會染上酒癮. 遺傳甚至佔到高於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 遺傳在對酒癮的相互闗係上, 所扮演的角色十分複雜, 並且也同時牽涉到許多其他不同的因素. 很多研究結果建議對酒精上癮與其他毒癮可能與五十一種處染色體的遺傳變異相關 “但這也清楚指出” 酒癮的形成包含許多別的因素, 包括生理, 遺傳, 文化背景, 與心理.” 這聽起來似乎很耳熟, 不是嗎?
即使犯罪本身有著生理方面的原因, 並不表示犯罪可改變成可容許的, 更不表示人不得不去作那行為. 我們生來都是罪人, 有著罪性. 詩篇第五篇第五節: “我生下來就有罪, 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 (詩篇51:5).
從以上的文獻查考可知, 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同性戀是天生的.
請繼續閱讀下一章 “科學怎麼解釋?” 去幫助你了解一下針對形成同性戀的可能生理因素所做的研究.

科學怎麼解釋?

科學研究在對同性戀的生理原因上做了哪些實驗呢?
有很多針對同卵雙胞胎作的實驗和研究.
在一九一一年, 約翰 麥克 貝利 (John Michael Bailey) 和 理查 皮拉 (Richard Pillard) 對雙胞胎中有同性戀的兄弟進行一項研究. 研究發現若一個同卵孿生兄弟是同性戀者, 另外一個也是同性戀者佔百分之五十二, 同樣地異卵雙胞胎兄弟中若甚中一個是同性戀者兩人皆是同性戀者佔有百分之二十二. 於二000年, 貝利偕同麥克 鄧恩 (Michael Dunne) 與尼可拉斯 馬丁 (Nicholas Martin) 在澳洲試圖再重複一次這個實驗, 但結果包含同性戀的同卵雙生子中, 兩人皆為同性戀的僅占百分之三十.
雖然這些實驗可能指出遺傳基因可能是形成性慾習性的部分因素, 但並不是唯一的因素. 如果性慾習性只靠遺傳基因來決定, 那同卵孿生兄弟中, 一個是同性戀, 另一個也是同性戀的或然率應該是百分之一百 (這叫基因一致性). 因此同性戀不符合這基因一致性學說. 另外請注意貝利的研究招受到學術界的批評, 因為貝利只是在大部份同性戀雜誌登廣告~因此他的取樣方法是和傳統科學取樣方式有偏差.
最近有兩個相同的研究. Peter Bearman 和 Brückner 2002年發現只有 6.7百分比的同卵雙生兄弟同時是同性戀, 有百分之 7.2的異卵孿生兄弟, 兩人同時是同性戀. 有百分之 5.5的同父同母的手足兄弟同時是同性戀.
Långström 與一些學者進行一個大型針對同性別雙生子性行為的研究. 研究結果在 2008年發表. 新聞界只指出他們原先預估的家庭因素對性行為的影響相當微小. 但是新聞並沒有報導他們的實驗統計結果, 闗於對遺傳與環境影響研究結果的信賴區間和誤差幅度高到令人吃驚的地步. 另一項隱而未發佈研究結果的是, 僅有 10%的男性同卵孿生子與 12%女性同卵孿生子在其一生中, 有過同性的伴侶.
亦有一些針對大腦與同性戀相關性的研究.
LeVay 在他研究結果中作以下的結綸: “我要強調我尚未發現的部分. 我既未證明同性戀是遺傳的, 也沒有找出造成同性戀的遺傳基因. 我並沒有證明同性戀是天生的, 這是許多人對我的研究有所誤解. 我也沒找出同性戀的主導中心的部位…當我研究腦部時, 我們實在無法証明我所找到的不同處是生來如此, 還是後來才改變成的.”
Byne, Tobet, Mattiace等人試著重新再做一次這個研究, 結果他們無法重復這實驗結果.
更有一些著名的學者試著研究染色體.
1993年, Dean Hamer針對同性戀兄弟做了一個染色體的研究, 並發現在 Xq28的 X染色體上有一個共同的分子遺傳標記. 遺憾的是, 它被現今的流行性文化稱為 “同性戀基因.” Hamer 本人雖然也是個同性戀, 他亦表示 “…環境因素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 並沒有一個單獨的主要基因能把人變成同性戀…我不認為我們有一天能夠判斷誰會是同性戀.”
另外仍有其他科學家試著重覆這個實驗結果, 但是卻是無法在同性戀兄弟的染色體中找出這個共同的分子遺傳標記 (Bailey et al. in 1999 and McKnight and Malcolm in 2000). Hamer 這個實驗的最大缺陷在於, 他的抽樣方法沒有 “非同性戀者” 來作實驗基本控制組. 假若這個控制組在 Xq28的 X染色體上一樣有著共同的遺傳標記, 那麼他的研究結果就等同作廢.
很可惜地, 傳媒與大眾文化都謬誤地論斷~罔顧所有明擺的證據~妄言同性戀是天生的且絕對是來自遺傳基因. 但就如同你之前所讀到的, 証明事實並非如此.

同性戀是注定要下地獄嗎?

我曾被問及: “倘若神造我是同性戀, 那麼我人生的意義是甚麼? 根據聖經的說法, 我豈不是注定要下地獄嗎?” 我認為神不會違背祂自己, 先去創造一個他所憎惡的人, 然後再去咒詛這人的存在.” 以下是我的回答.
神創造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獨特的情感與慾望, 但並非所有情感都是好的, 或是來自神的. 譬如說, 我們之中有許多人都經歷過妒忌, 嫉妒與驕傲, 等等情感的酸楚煎熬. 這是我們在創世紀第三章中所讀到人墮落的結果 (原罪說). 事實是我們生來就帶著某些罪性 (詩篇51:5).
因此, 我們無須驚訝爲何有一些我們無法解釋的情感, 這些情感我們也未曾要求過或者是自己選擇來的. 不能因為這些情感的存在, 就推論說神是如此造我們. 我們的情慾不等於我們的身分. 我認為一個人的性慾習性不能代表這個人的身份, 它只能代表這個人的經驗而已.
聖經很明確地表示它反對同性戀的性行為. 然而, 利未記18:22中亦指出: “不可與男人苟合, 像與女人一樣; 這本是神詛咒和憎惡的.” 注意這裏並沒有說 “他們” 是被神詛咒和憎惡的, 此處強調的是 “這” 或 “這種行為” 是神詛咒和憎惡的. 聖經上從未說過 “他們” 是被神恨惡的. 神只恨惡他們犯罪的可惡行為而已.
當我們瞭解了這聖經觀念, 我們現在就可以面對這問題: “這些男女同性戀們 (LGBT) 注定要下地獄嗎?” 天殺的決不是! (原諒我的口氣重了些). 至少, 這些人和世界上的一般人一樣, 因為聖經上說, 任何離開/脫離基督的人都注定要下地獄的 (羅馬書3:23). 但是蒙著神設立了無罪的羔羊, 就以耶穌的寶血來作神的祭品, 因此每一個人都能免除去地獄的刑罰, 並得以保證進天國~只要他們相信耶穌基督是他們的神與救主 (羅馬書10:9-10).
因此, 一般說來, 不是我們的性慾傾向 (情感或情慾) 被受到咒詛, 而是我們需要對我們因應情感影響而作出來的行為負責. 我們天父最喜悅的, 莫過於放棄我們的一切, 交給神 (包括我們的盼望, 計畫, 時間, 財寶, 甚至我們的性慾) 以及接受我們在耶穌基督裏的新身分. 表面上看來是剝奪了我自我的一切, 但實際上你將會發現出你真正的自己與起初被造的自己.
耶穌說過: “若有人要跟從我, 就當捨己, 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 (馬太16:24; 馬可8:34; 路加9:23).

欺負,譏笑,和歧視同性戀,可以嗎?

我不知道如何強調我對這種事實的看法和想法. 對同性戀者的霸道 (或是任何與此有關的霸道) 和恐懼症都是不對的. 當然有些人由於誤解聖經對性的態度, 以致變成同性戀恐懼症或變得仇視同性戀. 無論如何, 若是霸道與恐懼症都僅會對同性戀的人們造成心理上的虐待與傷害, 那就絕對是錯的.
當我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 曾被無情和殘酷地被嘲弄, 讓我痛徹心扉. 當然, 我們小時候大人告訴我們說: “棍棒和石頭也許能打斷我筋骨, 但話語決傷不了我.” 但是這是大人告訴我們的小孩最大的謊言之一.
這些話語是不懷好意地攻擊在我身上, 如同刀割般刺痛我. 我曾被辱罵為男妖, 娘娘腔, 沒有大丈夫氣概的和有脂粉氣的男人, 小仙子等等, 再加上所有種族歧視, 書呆子與五短身材的笑話. 無論任何代價都不會讓我願意去再一次去經歷我的童年.
不過, 你知道嗎? 我已熬過來了, 現在一天比一天好過了.
令人感到惋惜的是, 基督徒好像在對同性戀者的霸道與恐懼症不願意介入. 當我們的青少年用嘰笑和殘酷的口氣說 “這怪人好娘娘腔啊!” 我們大人卻袖手旁觀. 這種情形不應該繼續下去.
從另一方面來說, 媒體總是錯誤地將所有基督徒塑造成某個激進派和充滿仇恨的團體, 就像那些偽裝站在 “教會” 的旗幟下, 卻心懷惡毒地拿著大字報在同性戀示威遊行與喪禮中間散布仇恨. 要知道, 他們所作所為是非常卑劣, 並且褻瀆了基督的聖名.
所以, 讓我們團結地站起來, 共同對抗對同性戀的霸道與對同性戀的恐懼症惡勢力.